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前进新闻
前进园地
行业资讯
加盟前进
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
加息或者不加息是个问题
发布编辑: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1-16 点击:650次 
分享到:

    高迪是个被西班牙人民当做民族英雄一样敬仰的建筑师,由高迪设计建造已经100多年但至今尚未完工的神圣家族大教堂现在已经成为巴塞罗那最著名的旅游胜地。据称按现在的建设速度大概还需要47年的时间才能完成170米的高度。
    神圣家族大教堂为什么建设得如此缓慢?答案在于,教堂的费用既不来自于政府,也不来自于教会,而只来自于参观的人群,直到2010年罗马 教皇才第一次踏进这座教堂留下了胸前的十字架,神圣教堂才获得做弥撒的权利。这个答案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但是给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媒体总编们极大启发,这就叫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人民的归人民,这才叫完整的市场经济。
    中国显然不是这样。
    但是,一个权力几乎都集中在政府手中的市场经济,政府承受的责任和压力显然也是巨大的,甚至是唯一的,加息或者不加息就是一个必须作出的选择。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和央行关系密切的一些财经媒体已经在用社论的方式为加息创造舆论,而根据一般的市场观点,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是央行可以自行做主的,加息则需要更高层面拍板,决策层至今尚未下定决心。有可能破坏很多人已经形成的预期,即一个月提高一次存款保证金,两个月加一次息,现在正是加息的时间窗口。
    这说明决策层对中国经济下滑的担忧要大于央行对于通货膨胀的忧虑,而央行一味提高存款保证金的做法也已经逼近政策的死角,功效渐失而负作用日益明显,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和矛盾正在成为经济生活中的主要矛盾,从紧的货币政策正在遭到越来越严厉的拷问,在政府投资持续扩大的前提下,从紧货币政策的埋单者只可能是中小企业,他们无疑是挤出效应的受害者。事实上,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美,中小企业从来都是经济体中最活跃的基本细胞,不但贡献的GDP超过50%,解决的就业更超过70%,陷中小企业于困境的货币政策不能用自杀来形容也可以用自虐来概括,调整是必然的,也是绝对的,用宏观审慎来应对,往好了说是事缓则圆以不变应万变,往不好了说则是固执己见不作为,索罗斯和“末日博士”鲁比尼对于中国经济硬着陆的警告或许正是基于对央行抑制通胀能力的判断。
    任何货币工具的运用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加息固然会增加企业的财务成本,对于本来经营有困难的企业而言负担更重,极有可能强化经济衰退的预期,显然是一剂虎狼之药,但是和持续提高存款保证金相比,金融机构的放贷资金受制影响在规模和数量上少的多,至少有钱可贷,比无钱可贷要强的多,而根据安永的说法,提高一次保证金相当于加息四次。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我们赞成加息的重要前提。那种一方面提高存款保证金率,一方面又呼吁加息的做法是雪上加霜的做法,不要说决策层心有余悸,即便投资者也不敢苟同。
    产业结构转型的主体是企业而不是政府。水到渠成的转型叫产业升级,拔苗助长的转型叫死亡陷阱,最可怕的结果是付出了经济减速的代价,但是企业却死了。所以中央政府对于中小企业的非正常死亡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货币政策当调则调,当松则松。
    美联储虽然没有推出第三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即QE3,但是放宽通胀警戒线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经济刺激政策。一般情况下,3%作为美联储通胀的指标,但现在有可能放松到5%。而5%相当于中国目前的物价水平,美国尚且如此“宽容”,中国为什么就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呢?CPI一时半会下不来,如果GDP也往下走,“滞胀”就会成为现实,货币政策当更难抉择。
    加息不是目的,如果加息能换取存款保证金,那么就加息,否则就一直这么提高存款保证金何时才是一个尽头?

(水皮的博客)

上一篇: 重庆市物价局 财政局关于贯彻《会计师事务所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的通知
下一篇: 别误判了限购政策大势
友情链接: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  中国资产评估协会  中国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协会  中国房地产估价师  中国土地估价师协会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重庆前进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渝ICP备1801313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701号
前进机构